必威手机端|必威官网手机客户端|app下载

最大的杀害,小学子的寿终正寝笔记

2019-12-01 作者:休闲生活   |   浏览(96)

我可能从没想过我的生活会因为这场意外而变得天翻地覆,我曾经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家,后来我的父亲傻了,我自由了,却发现已经无法割舍这里的一切。

小学生的死亡笔记

我出生在山东半岛的一个小城市——青岛,几十年前,它还是一个小渔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漂亮的海滨城市,我们这里有碧海蓝天,红瓦绿树,常年空气怡人,景美人更美。

一个五年级孩子的死亡笔记

上小学的时候,每次填籍贯,我总会纠结很长时间,到底籍贯是个什么东西?

我的父亲啊,辛苦了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还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那场车祸,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他整天和一群野孩子纠缠在一起,每天脏兮兮的,就知道傻笑,又因为总是输游戏而哭着鼻子回家,抹着眼泪委屈的说他们欺负我,眼泪鼻涕绷在一起,一不小心还吸进嘴里,那叫一个恶心。你想想,他都活了半个世纪了,一把陈年老骨头,和小兔崽子们玩游戏,不输才怪呢。

他是个小学5年级的学生,家境不错,父亲自己开公司,做股东。母亲是个标准的家庭妇女。 他成绩不好,每次考试名落孙山,大手大脚花钱,请客,购物。总是摆着大哥大的姿势。 老师也多次教训过他,通知过他父母。但他对于一些警告都成了耳旁风。依旧我行我素。 5年级毕业的暑假,他同自己同学一起去玩,在欢乐之际,他病倒了。同学立马把他送到医院,通知他父母。父亲出差在外急着赶回。 母亲赶到医院,他的同学说:“阿姨,你儿子和我们一起玩时,突然失重倒地了。”“哦,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爸妈着急了。”…… 母亲一个人陪在他床头,看着他的脸,粗糙的手轻轻抚着孩子的额头。急。 不会儿,医生进来了,对孩子母亲说:“你儿子得的是胆囊癌,但是恶性的,很严重,手术也可以做,只是成功几率很小。它以恶化了胆囊炎。顶多手术后可以再活1年。”母亲紧握医生的手:“一定要治,一定要治。” 他躺在病床上听到了,和母亲一样,哭了。…… “孩子,你可以的,要坚强,你还可以活很久,很久,很久。”母亲手擦拭他的泪水。 手术完成了,父亲也暂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陪着孩子。 “爸,妈。能不能再让我去读一个月的书。”都哭了。“可以,可以。只要你喜欢。我们都满足你” 新学期开学,计算他的剩余时间顶多还有10个月。 “爸,妈。我考了80。我在全班排中等。”他对着一个月的月考,流泪了,他想要读书了,他找到了书的乐趣,他没有用跟多钱的,没有同自己同学更多的欢笑。每次放学自己埋头苦学,苦记。 还有9个月时间…… 他同父母去了很多地方,游玩了很多景点。走过所有亲戚。 他每次都想哭,但每次都忍住了。他变得坚强了。 但一次下大雨,受寒,他父母将他送往医院,他脸色发青、语句混杂,抢救无效——死了。……父母累倒在了地上,在家属的扶持下才艰苦回家。 办完后事了,父母在整理他的房间时、发现了一封信。 拆了看: 爸妈,我爱你们。我感觉我好难受。我或许就要死了。呵呵,谢谢你们在这1年陪着我,它使我感觉到了爱,我的天空顿时晴天万里。或许我无法亲自将它送到你们手中,或许你们发现这信时,我正在天堂笑着你们的脆弱,动不动就哭,比我还没用呢。 爸妈,我先走了。我没用,总是不好好学习,胡乱花钱。我不懂事,也让你们在学校没人见人,说什么你们的孩子富二代了不起似的。我也总被老师们说我冥顽不灵,根本不是学习的苗子。但我在那一个月中,我证实了自己并不笨,我可以,可以拿第一。但我没时间了。我也没办法了。 爸爸,你能不能多在家陪陪妈妈?你总是忙,总是出差在外,我每次和妈妈在家,我和妈妈一起吃晚饭,一起看电视,总是少了你。你使我缺少了父爱,我恨你!但是,这一年中,你又重新让我感觉到了父爱。我一直在珍惜,在收藏,在回味。我想把这种感觉带走,但我不能,我无能为力,我只有把它记录,每天都记录。呵呵,爸爸,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对了,爸爸。妈妈还总是说她一个人在家总是很孤独。我想不单单是妈妈一个人在家吧。妈妈还说t她每天都在等我放学回家,尽管我回家也是吵吵闹闹。但她怡然自乐。总是眉开眼笑的。所以喽,爸爸,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多陪妈妈。 妈妈,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抱怨爸爸忙?或许爸爸真的是三过家门而不入,但他也是为了我们的生活。他让我们生活的更好,不愁吃穿。而你总是在吃晚饭时对我发牢骚,说什么“你父亲总是在外,也不回家来看看。他就住在外面吧,也不用回家了吧。”我不说话。我也不想说。我怕我那时会掉泪。我恨你,妈妈!但是,妈妈,在这一年,你应该感觉到爸爸对你的爱了吧。 爸妈,我走了,我不在的日子。爸爸,你能让妈妈伤心,不能让妈妈孤独。妈妈,你不能总是抱怨爸爸。 我们一起出门游玩,我总是很快乐,因为在我印象里,从来没有过一家人一起过。我很快乐,看着别人只是和自己父亲或母亲,我总是会咧嘴微微一笑。谢谢你们,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我下辈子不想再做你们的孩子了。我只会让你们更伤心,让你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一家子的幸福美满。要不,你们忘了我吧,再给我生个弟弟。但是,爸妈,我最后恳求你们,不要告诉他他曾有过一个庸碌无能的哥哥。让他好好学习,让他继承爸爸的家业,照顾好妈妈的身体。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期待明天天亮时还能够看到你们,还能吃到妈妈做的早饭,还能听到爸爸的哼歌,还能看到小区下面宿管爷爷的太极…呵呵。我爱你们。谢谢!我会在天堂保护你们。但是不许比我还脆弱,不许哭!拜拜! 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爱你们!我还不想死……还想得到你们的关爱。

爷爷说,几百年前,我们是从云南迁居来的,祖祖辈辈,男耕女织,便有了后来庞大的家族。我们家的族谱很长,不过不会有我的名字,因为我是女孩。

父亲刚变傻的那段日子里,我并没有多少悲伤,反倒觉得一身轻松,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我想,终于没有人再打我骂我管着我了。父亲对我管教很严,他这人从来都不苟言笑,每天板着脸,放学一回家,他就逼我做作业,练习题,房间的书都快堆成了山,全是隔壁胡晓南家里借的。他也从来不和我聊生活,只会跟我谈学习,讲以前是如何如何的艰苦以及无穷尽的大道理,我和他的交流,除了这些就没别的了,所以高中的时候我就很害怕回家,害怕给家里打电话,我可不想永远束缚在他的那套古董思想里,因此很多事情我都与父亲合不来,顶嘴、辩解、争吵……什么事情都想和父亲争出个理所当然来,可惜每一次都以失败结束,心中的怨气不断增长,总想逃离这个家,渐渐地,我和父亲有了隔阂,交流也越来越少,直到后来,我在家里扮演的角色就像一位客人,拘谨、沉默、小心。

姥爷说,几百年前,祖先就落脚生活在这里了,他们一直靠打鱼为生,日出而渔,日落而归。同样族谱上也不会有我的名字,因为我是外甥。

父亲变傻之后,他的生活起居全由母亲一个人打理,我可没有本事管我的傻父亲,他太野,比我小时候还要淘气,何况,我也还是一个孩子呢。我把房间里的书本全都拿去卖了,父亲再也不会管我了,而且那时家里实在困难,急需钱贴补家用。我每天上完课便无所事事,整天在外面溜达到很晚回家,没有束缚的日子简直太爽了,成绩也是在那个时候一落千丈,从班里前几名退到倒数几名。

和大多数外来迁居的青岛人不一样,我是土生土长的,我的籍贯就是青岛。

母亲没有更多的心思管我的学习,她白天还要带着父亲一起去工厂上班,父亲总是像个孩子一样哭着喊着,拉着母亲的衣角说这里不好玩,要回家家。母亲就给他一把糖,他就乖乖地坐在那里,有时还能帮母亲做一些简单的包线工作。晚上回来还要做饭给我和父亲吃,帮父亲洗澡,哄父亲入睡,每天自己很晚睡觉。

而我的家庭确是最特别的一个。

傻父亲很淘气,就想着玩,又总是闯祸,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但母亲没有任何抱怨,每天悉心照顾父亲,就像小时候照顾我一样,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爱父亲也是唯一在乎父亲的人,如果母亲不在了,这个世界就没有在乎父亲的人了。母亲跟着父亲过了二十多年的苦日子,从来没有发出过一句怨言,她很爱父亲,即便父亲一无所有,也死心塌地,心甘情愿。

爷爷是从小读私塾的,人长得也算英俊,而奶奶从小就没有了父母,16岁那年她将6岁的妹妹,和5岁的弟弟,托付给了自己的小姨,便嫁到了爷爷家。同在一个城市,却在很多年后被划分成了高低的等级。奶奶很快吃上了白面,而姥姥却一直吃着菜糠。

她也爱我,如果说父亲的爱是火焰,那么母亲的爱则是阳光,温暖、柔和。母亲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她不喜欢惹是生非,不喜欢与人争吵,她喜欢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所以当林家人侵犯我家竹林,想把交界处占为己有的时候,母亲拼了命也要拦住父亲,不让他去找林家人,她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不缺那么一点地方,你不能去!”其实她只是怕父亲受到欺负,贫穷就要挨打,这句话不无道理。父亲得尿结石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做完手术那几天,母亲守了父亲三天三夜寸步不离,每天以泪洗面,以为父亲不会好了,最后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父亲笑话她,一个简单的手术而已,又不是癌症。

只是,从那以后,奶奶像个丫头一样,要无微不至的照顾像少爷一样的爷爷,还要照顾那时候封建社会下的恶婆婆。

洗衣做饭,还要喂猪打草,公社争分,奶奶样样做的最好。奶奶说,那个时候,她没有怨言,因为大家都那样,但是还是最感谢孙中山,因为他的一句妇女解放,她没有赶上被裹脚,这让她可以大步走路,可以狠力下地干活。

傻父亲总是黏着我,要我教他各种小孩子玩的游戏,我真的很不耐烦,小的时候您可从来都不让我和其他孩子玩,我都已经十八岁了,怎么还会玩那种幼稚的游戏呢,而且我有一个傻父亲,那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我就躲着他,离他远远的,他只能傻傻地笑着,去找那些野孩子玩。

奶奶一共生养了五个儿子,每个儿子都很是英俊,但只有4个儿子的头脑灵活。那个例外就是我的父亲。

记得有一次,林家人气急败坏的捧着一个破罐子找上门,扯着喉咙大叫:“这都第五次啦,您能不能管一下您家的傻子,别再往我家丢鞭炮啦,要出人命哒,这罐子值多少钱您知道吗……”她说话的时候“傻子”两个字说的特别重,听着很讽刺。母亲一个劲的赔不是,她已经处理这种投诉太多了,但从来没有骂过父亲,父亲则每次都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表情,拉着母亲的手低声辩解:“他们都是坏人,我不喜欢他们。”每到这种时候,我就躲得远远的,生怕别人知道我是这个傻子的儿子,其实自从父亲出意外之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我是他的儿子,我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可我就是想要躲。

其实在那个时候,饥寒交迫的状况下,文化课也成了一种赘物,除非孩子特别有出息,家里人是不会出钱让他上学的。

他总是给我惹麻烦,又让我没有面子,我不喜欢父亲,更不喜欢变傻后的父亲。

父亲的兄弟们,各个聪明伶俐,生猛若虎,他们拼着老命让自己进学,只有我的父亲,只喜欢掏鸟,抓蛇,喂猪,挑水,种地……父亲在学校里只是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以及百数以内的加减法,便辍学回家。

可我越讨厌,傻父亲好像就越喜欢我。后来干脆每天就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像个小孩一样黏着我,对我撒娇耍赖,说我不在家他就难过,他想每天见到我。

从那以后,他便担起了家里的所有在重活,甚至从来不懂的攀比。他总是穿着的兄弟们穿剩下的衣裤,一块补丁摞着一块补丁。憨实的老三,就是那时候被叫响的。

我很生气,心想您可是从来都不会来学校接我的,从幼儿园开始就没来过学校一次,同学们都以为我是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现在倒好,我不需要了,您却每天跑过来,那么大年纪,还要像个小孩子,拉我的手,说想我。

所幸,父亲很是英俊,那些补丁和歪歪斜斜的字迹丝毫不会影响他的一点形象。

为了不让其他同学知道我有一个傻父亲,我只能等到天黑再出去,没想到他竟等着我到天黑,在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中,他佝偻的身躯渐渐成为一道黑色的剪影。我的鼻子突然酸了一下,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很奇怪。我终于妥协,同意他在学校附近的那条偏僻小路等我,他开心的蹦起来,却跳不高,还差点摔倒。

隔壁独居的三爷爷,他是个算命的,那个年代这样的人就是泄露天机的人,是要遭天谴的,注定要孤寡一生,所以一直到老都没有结婚,然而他总是特别照顾我父亲。

回家的路上,他总要牵着我的手,就像小时候我牵着母亲的手一样。我从一开始的排斥到渐渐习惯,想想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再管着我了,他现在不过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又不能对我造成“威胁”,我何必对一个孩子计较。

父亲说,大概是因为他没有孩子,又不喜欢吵闹,而且看惯了很多人的狡诈和奸馋,所以就会特别喜欢一些傻实乖巧的孩子吧,而我父亲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人。

每次奶奶在平房上晒玉米的时候,三爷爷就会给父亲一个玉米馍馍啃,说:吃吧,吃的壮壮的,长大高高的,以后给你娘找个聪明的的媳妇伺候你娘……

高二那年,母亲告诉我,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了,所有积蓄全都给父亲看脑子了,可她会努力想办法筹钱,保证让我读完高中。当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的窘况,她没有让我辍学,更没有逼我出去工作,可我那时脑子不开窍,母亲说她会想办法,我以为她真的有办法,所以每天心安理得的上学。其实我早已无心学习,我从一个好学生到差学生用了不到90天,中途我的心又跟章凡飘到了天涯海角,最后摔得遍体鳞伤,我哪有资本去喜欢一个人,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作自受吗?

那一段岁月是我们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体会的难熬。吃的和用的都是用尺子在量,但是这不妨碍一个男人的成长。

我每天都在想她,觉得什么都失去了意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到父亲在小路上等我,竟然有些失落和不习惯,心里想着傻父亲怎么不来黏着我了,难道他也不喜欢我了吗?

25岁,父亲成了一个越发英俊的男人,只是因为父亲这憨傻的性格,让奶奶开始越发头疼起来。假使找个灵巧的媳妇,会欺负父亲每天吃不饱穿不暖,假使找个愚笨的媳妇,这日子肯定是越过越落败。于是,奶奶跑到了三爷爷家去问卦,问他,到底到哪去找们亲合适?

我每天无精打采,回到家也不说话,像失了魂一般。那段时间,傻父亲总是在我回家之后才回来,身上很邋遢,脸上和衣服上都粘了厚厚的灰尘,浓重的汗水味交杂着不知名的怪味,又脏又臭。他尴尬的笑着,露出害怕的眼神,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杵在那里,揪着衣角说我回来了。

三爷爷敲着他的烟斗,笑着说:你们家老三,虽是憨傻却有一身的福气,我看啊,你妹妹家的那个老二最合适,这女孩,一脸的伶俐,人长得虽然不俊,文化也不高,虽然只是小学毕业,但是一看就是一个持家好手,你是个姨婆婆,到老了怎么也有个知心人说说体己的话!

我和母亲都以为他是和别的孩子们去玩了,只不过近来玩的有些疯了。我问他怎么不来接我了,他嘟了嘟干裂的嘴唇,神秘兮兮地说:“不告诉你。”

这事如果放在现在一定是一件重磅新闻,因为这样乱论婚姻是无效的,只是那个时候,有着很多封建迷信的老人们,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这样的结合。就好像贾宝玉要选林黛玉,而贾母替他选了薛宝钗。

我心想你一定是厌倦我了,小孩子都是这样,一开始很喜欢的东西,没过多久就不稀罕了,可我不是东西啊。

从此奶奶便常常去姥姥家省亲,嘴上云云家常,私下却和姥姥细细的攀谈这秘密的黑色交易。

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没好气的告诉我这个学期学费还没交,下个学期再不交的话就别来上学了。我失落的走在回家路上,才明白原来母亲也不是万能的,也有她没办法解决的事情。不读就不读吧,反正我也不想学习了,正想着,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母亲哭的泣不成声,告诉我父亲在医院。

奶奶经常会拿白面去姥姥家,自己也经常会带回渔家所特有的新鲜的海货打打牙祭,这样相互关照的日子,让姥姥心里有着对城镇户口的向往,也让奶奶对姥姥家里的状况多少有些心疼。

病床上,父亲抿着嘴,头上绑着绷带,别扭的躺在那里,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还是那阵熟悉的汗臭味和不知名的怪味。

时间一久,姥姥便下定了决心,既然有机会让孩子走出去不在农村为什么不把握机会呢?就这样,这样一比黑色的交易悄悄的进行着。

和他发生冲突的是某建筑工地的工头,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了一切事情的缘由。

父母的相亲之约定在了我们再也熟悉不过的栈桥边。

傻父亲无意中知道我没钱交学费,即将辍学,急得大哭,喊着嚷着让母亲想办法,他说他喜欢每天放学和我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母亲无奈的告诉他,只有工作才能赚到钱,有了钱才能交学费,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辍学了,可自己能力实在有限,能养活一家人已经很不容易,再无别的法子了。

父亲把厂里发的一块毛布塞在了母亲的手里,母亲一脸的羞红接过却没敢抬头看他。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便分别骑车而去。

大概是这段话听到父亲的心坎里,他竟真的去找工作,可谁会要一个傻子呢?唯独那个工地的工头看中了他,给他分配些泥土沙石等搬运的工作,那工头也狡猾,见父亲脑子有问题,就想把他变成免费劳动力,什么重活累活全都给父亲一个人,父亲倒也坚韧,四五岁的智力,却不喊一声苦。时日到了,那工头就想拖欠父亲的工钱,以为父亲傻了什么都不知道,可父亲就是为了钱而去的,拿不到钱,当场急起性子,拽着工头衣领要钱,工头使了使眼色,几个拿着家伙的民工就走上前打他,父亲连滚带爬跑出去很远,哭的撕心裂肺,他们一直追着,最后被赶来的警察带回了派出所。

父亲和母亲并不是第一次相遇了,只是那时候的姨表兄妹,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他们从来不知道如何掀开这被社会风气所封闭的羞涩一面。

我的鼻子又酸了,这次连眼睛也开始肿胀了。

母亲早先只知道,姨娘家老三,不爱说话,干活好,只是从来没说过话。今天再见一面,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英俊高大。从那以后,母亲对未来的生活便有了美好婚姻的憧憬。

我没好气的说:“你真是天下最傻最傻的傻子了,我的学费还需要你挣吗?大不了不上学了,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还要来管我,我可不需要你来管!”父亲傻傻的笑着,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撅着嘴对我说:“我想要挣很多的钱,想要和儿子放学一起走回家,嘿嘿……”

其实,每一段婚姻是上天给与任何一个女人唯一的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有的人则从此大富大贵,有的人则被压得永不的翻身。而我的母亲拒绝了很多的追求者,听从了母亲的话,嫁给了姨家老三,我的父亲。

日子总算回到了正常,父亲拿回了工钱,包括赔偿金算在一起也只够我读完高二,傻父亲又开始每天等着我放学,我也慢慢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1979年的国庆,再也风光不过的日子,母亲挎着红包袱,头一次坐上了汽车,还是一辆绿色的吉普车。

在那个年代,结婚都是自行车,底盘车,而我的母亲,在结婚那天风光无限,成了渔家村里的一道风景线。

我喜欢章凡的事被豹爷知道了,豹爷是学校里的小霸王,认识社会上的人,教导主任也不放在眼里,大家都不敢惹他,碰巧他也喜欢章凡,可章凡是个好学生,绝不会喜欢他的,他就把矛头指向我,认为都是我的原因,所以章凡才不喜欢他。

渔家村口缝补网线的村民停下手里的活计,站着看光景:看看兰姑娘嫁的这个好,男的长得真是俊,家庭也不错,谁能坐上个吉普车结婚,这等风光无限,以后天天吃白面,这就过上好日子了。

豹爷总是带着几个小弟,双手插着口袋,摇头晃脑,拽拽的把我逼进厕所,威胁我不要喜欢章凡,不然就要揍我。我心想章凡要是喜欢我该多好,可她多用心,只想着学习。我被威胁了很多次之后就习惯了,也不搭理豹爷,有一次还被豹爷揍了一顿,大概是因为他知道了我有一个傻父亲,说了一些听着刺耳的话,被我呼了一巴掌,我就被他揍到说不出话来。

母亲一脸的羞涩,带着憧憬跟着从未说过话,从未拉过手的三哥上了车。姥姥送到村口,留恋不舍。

豹爷是不会放过我的,从来不敢有人在他脸上动手脚,放学之后他便一路跟着我,拽拽的,酷酷的,缕缕白烟在他嘴前形成一圈圈圆环,最后破裂、消散,虚无缥缈……

婚嫁的三日省亲回娘家,是个大日子。

我紧张到双腿发软,心想这下完了,他肯定会揍死我的。

姥姥把家里收拾的妥帖,招待了来往的客人,便站在村口等母亲,可是久久等来的确是母亲一个人骑着车子回来的身影。

走到学校附近的那条偏僻小路,三个痞子模样的人把我拦住,豹爷出现在我的身后。我想这回真的完了,希望傻父亲乖乖的在路的那头等我,千万不要走过来。

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豹爷吐了一口唾沫星子,十根手指在他胸前扳弄,发出咔咔咔的声响:“他娘的,今天老子不打死你!”豹爷挥了挥手,三个人把我狠狠的按在地上,他的一只脚用力在我身上蹂躏,我的腰不自觉抽搐一下,呼吸都很困难,豹爷使劲踹我身体,接着疼痛就传遍了我的全身,像千万把利剑刺进我的身体,又如千军万马踏我身体而过,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恍惚间,我听到一声嘶吼,那是熟悉的声音——天真稚嫩却又深沉破碎,那是父亲。

母亲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回家,帮姥姥照顾客人,直到将客人满意的打发了。

豹爷被狠狠推倒在地,父亲和那三个人扭打在一起,把我护在身下。

母亲满眼含泪,像是受了极大地委屈,对这桩婚姻充满了挫败感:我要离婚!

原来天塌了,是有人替我顶着的。

这话让姥姥颇为吃惊:为什么?

我的意识很模糊,父亲抱起我就跑,最后冲进医院。他满脸是血,脸上是惊慌又不知所措的表情,灯笼般的眼睛狠狠盯着我,抱着我跑到这里又冲向那里,急躁地喊着:“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父亲!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父亲!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父亲……”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无助。医生和人群都被吓到了,躲得远远的。恍惚间我被推进一个房间,门外依然可以依稀听到父亲的声音:“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父亲……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父亲……”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微弱……

母亲一边哭,一边诉说:你妹妹,我的姨娘,她每天5点叫我早起,准备公婆和小叔子的饭菜,上班之前还要把衣服都洗了,留下点时间,顺便去菜地捉虫浇水。

我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父亲却在病床上躺了两天。看着病床上鼻青脸肿的父亲,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抱着他痛哭流涕,终于明白,父亲即便傻了,他也是最爱我的,甚至可以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等到了8点去到厂里去上班,才能喘口气,下班回家后,又要开始忙着洗菜做饭,做馒头,打扫,一直到公婆都休息了,才能睡觉。

最重要的我家的这个男人话也说不清,理也说不明,连小叔子都要站在头上作威作福,在家里一点地位没有不说,全家也把母亲当做成了女佣。

我选择辍学,我太不懂事,不应该把压力全都给母亲一个人,我应该承担起责任的。

才几天的时间,婆婆做了规定,上要行孝,下要顾小,两全其美,才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最重要是不能拌嘴,不能诉苦,不能有一点私心。

我怀揣憧憬,独自一人来到杭州,然而工作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明白了社会是如此的现实与残酷,它可以将我的梦想一点点剥蚀,成为一个没有希望、没有朋友、没有事业的人。我工作之后就过的很辛苦,养活自己都快成了一道难题,每天只能混日子。

从此以后工资全部上缴,每月80块钱的工资60元上交养老费,我们吃菜,你们喝汤!

我喜欢一个女孩子三年,从陌生人成为最好的朋友,为她做一切,我想,那段日子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没有人比我更在乎她了……

我这才听说,近亲结婚是犯法的,到时候生个傻子出来你们养?人家来要你们就嫁!

不需要她为我做什么,不需要她也喜欢我,只要能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样子,和她说说话,不拒绝我对她的好,这样我就满足了。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吧,即便你已经倾其所有,还是愿意把仅剩的一切都给她。 可惜我从来没有勇气表明心意,我在感情这一方面永远都是懦者,有些东西不是努力了就能拥有的,我自知和她不会有结果,知道那层窗户纸一旦捅破,我们就会形同陌路。

就在那一刻,姥姥的城市梦就那么碎了,虽在了妈妈的痛苦哭声里,碎在了妈妈把水桶一脚推倒蔓延满地的井水里。她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嫁了人之后,变成了恶婆婆,也不知道,城里人的生活如此的繁重,苦了自己的女儿,伤了自己的心。

这几年我过的并不开心,也很孤独,很多时候无法面对她,我就选择回家。父亲每次都很开心,一家三口平平淡淡吃顿饭都能让我泪流满面。我和傻父亲在一起,他总能带给我欢乐,从没想过会有一天我们可以不谈学习,不谈工作,不谈事业……可我有时想和他像正常人一样交流,告诉他我暗恋一个女孩,我什么都不能给她,也知道结局是什么,可我还是那么固执的不肯放下,我很痛苦,我该怎么做,他却无法告诉我,只是傻傻的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再也不是我印象里那个笑着很腼腆的女人了,家庭的琐碎和妯娌之间的倾轧,让母亲变得敏感焦躁,自从我懂事后,母亲每天都会对着父亲发脾气,自从我记事起,父亲母亲大打出手的日子经常会出现。

无论我怎么做,好像都感动不了一个人,我觉得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回到了自己的城市,这几年都在为她活,我想,我该为自己、为父母好好活了。

父亲被母亲辱骂后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哭,他一个人蹲在阳台上,对着墙哭,那时候的我一点也不懂得一个男人的眼泪的分量有多重。

时代的风云变幻总是让人心酸,很意外,父母同时迎来的下岗,那一天,两个人再一次为了家里的生计而大打出手。而我也成了这场战争的唯一受害者。

某天初夏的夜晚,我和父亲坐在门口的院子里,墨蓝色的天空中点缀着无数的繁星,一颗颗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真的美极了。星空下,父亲依偎着我,望着天空,像个天真的孩童:“哇……好美的星空哟!”

炉子的炉勾飞出去的同时,我的两颗门牙从此下了岗,右眼严重肿烈。

我突然很想知道他和母亲的故事,问父亲是怎么和母亲相恋的,父亲望着满天繁星,好像在思索。

最大的爱,最大的伤害。

“我和你母亲啊……那真的是一见钟情,我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她了,每天就往她家跑,帮你母亲做很多很多农活,上山、放牛、耕地、插秧……什么活都包了,你外婆可喜欢我了,夸我是一个勤劳的小伙子,怂恿你母亲赶紧嫁给我。你母亲是天下最善良的女人了,居然跟了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可惜你奶奶不同意我们的婚事,把我赶出了家,我和你母亲只能寄人篱下,住在村幼儿园的小房间里,每天还要看那老师的颜色过日子,动不动就要赶我们走,结婚的时候很多人没有来,你奶奶也没有来,连只碗都没有留给我,即便这样,你母亲依然选择和我在一起,没有一句怨言。我这辈子啊,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母亲了……”

你想吃白面,还是想吃菜糠?后来,姥姥总是问我这个问题,她总是幽远的看着远方,叹声说:包办婚姻,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一件事。你长大了,要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只要是你自己看好的,就嫁,不要后悔,不要管你的父母说什么,自己认定了就不要后悔!

我的眼里泛着泪光,我说要是我也生活在那个年代该多好啊,这个年代,一切都以钱为基础,没钱买不了房,结不了婚……一切都那么那么现实……

父亲眼里饱含热泪,他好像恢复了正常,不那么傻了。

“爸爸真的很没用,真的很对不起你,什么都没给你留下,从小你就比别人的孩子懂事,爸爸知道你很想要买那些玩具,别人家的孩子会哭、会讨,父母很快就会给他们买,可你很乖,从来不会说你想要,只会在橱窗前驻足很久,然后默默地离开。爸爸知道,真的都知道,可爸爸的身体原因,在你很小的时候由于工作太劳累,眼睛瞎过一次,没钱看病,还是自己看书去买各种中药尝试后康复的,但此后就没有办法工作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全部压力自然都落到了你和你妈妈身上,要是爸爸有本事一点,你和你妈也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爸爸也知道你高中有喜欢的女孩子,可是爸爸只能每次都告诉你不要谈恋爱,不要喜欢别人,现在还早,要先以事业为重,等你有了事业,就什么都有了,爸爸只是不想你受到伤害,爸爸知道社会的现实。可你都25岁了,爸爸真的对不起你,没有给你留一个好的基业啊……”

说话间,我突然看到这个两鬓斑白、容颜垂暮、皱纹深陷,连腰都快抬不起的人,真的是我父亲吗?他怎么这么老了?我的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瞬间溢了出来,心里疼的要命,一向固执不肯低头的父亲竟然也会向我抱歉,可我不想看到父亲自责,不想看到父亲因为我而一直这样愧疚的活着。我的父母没有过过好日子,把我养大成人,我又为他们做了什么呢?难道不该是我照顾他们了吗?

父亲见我哭,他也哇哇地哭了起来,拽着我的肩膀,把头靠我肩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哭吧,让眼泪流干,流尽过往的悲伤与绝望,哭过之后擦干眼泪,努力工作,努力生活,为家庭好好奋斗,至少父亲母亲也从没放弃过,我也不能放弃,至少为了他们,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第二天清晨,我接到母亲电话,父亲被送往了医院,脑子里的东西开始恶化,正在抢救。

突然觉得我的天塌了。

我想冲进去看我的父亲,母亲和医护人员全都拦住我;我想大声喊父亲,却发不出声音;我想抱着母亲痛哭一场,可一点也哭不出来。

时间变得很慢很慢,好像都快禁止了。

我只能拽着护士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护士哭了,母亲哭了,医生哭了,很多人都哭了。

“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

我祈祷着,就算没有荣华富贵,就算不能成家立业,只要父亲能好,我什么都愿意,就让他平安的出来吧。

最后父亲终于挺住了。

我们一家三口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不再攀比,不再奢望。

我终于明白,人的一生需要经历很多的磨难和痛苦,也许它会让人抑郁,让人悲伤,让人失去希望,但无论何时,父母的爱都能给予你无穷的力量,带给你希望和光明,陪伴你成长的一生。

我的父亲尽管傻了,可他还是最爱我的,他做的所有傻事都是为了爱我。我多么希望父亲可以一直这么傻下去,一直这么傻傻地笑着,没有悲伤,没有压力,快快乐乐的过余生。

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父亲的人,不再是母亲一个人了,还有我。

本文由必威手机端发布于休闲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大的杀害,小学子的寿终正寝笔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