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手机端|必威官网手机客户端|app下载

才是对女性的最高赞美与尊重,生男孩怎么啦

2019-12-30 作者:休闲生活   |   浏览(188)

图片 1

图片 2

    张爱玲的自传式小说,高中时就一直想看终于等到大四有空闲在图书馆翻到这本书。此书出版实属不易,张在世时写完这本书没怎么改寄给朋友宋与其妻,朋友说那无赖人看到又会借机炒作一把,又考虑到当局政府与读者对张的看法劝张修改张临死也未改完,就像张与宋淇夫妇信件中所说,写小说像来不用怎么改动不像论文那样的。之后,宋的儿子把张的原稿出版发行就有了世人看到的小团圆——张说书名也是讽刺。最后的结局何谈团圆?

虽然自古以来女性都处于从属地位,但歌颂女性优秀、赞美女性成功的古代文学作品还是有一些的。不过在那些作品中,她们几乎都是通过美貌智慧、凭着贤良淑德等品行赢得优秀男人的欣赏,最终收获了幸福成功。如此看似完美,实际上却反映出男女不平等的社会现实,生动诠释了“夫贵妻荣”、“依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的“女性成功学”。

01

       三年过去,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一点一点变得如张的性子般清冷,这期间经历的人事让我渐渐有点懂得张甚至有些怜惜起这个张扬清冷入骨的女子来,看到她的相片也是那样仿佛与俗世之人格格不入那骨子傲气眼神之凌厉给人感觉并非善类,她的经历性格注定了她不平凡也不会幸福,正如她自己在文末写到她不会有好结局。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写了很多女主角,除了具有超自然法力的花妖狐精之外,普通女子大都也是这个模式。唯有一篇“仇大娘”例外,它塑造了一个另类女主角。

昨日看了篇《生女孩怎么啦?你家有皇位要继承?》的文章。

父母的爱对一个人有多重要,这关乎他长大之后幸福与否。张的父亲是一个没落家族的公子哥,幼年父母离异,母亲国外国内游玩交际有她自己自由散漫的生活她慢慢习惯,父亲和继母抽大烟赌钱即使继母对她也还算不错,但她的母亲确实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她对张当然也是有母爱的但她没有表现过以至于连牵手这种肢体接触都要有激烈的思想斗争,也许这也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女子,她时尚有文化但同样活的失败因为骨子里她是自私的,她真的只是为了自己活了一辈子我想她的两个孩子多多少少也都遗传了她的自私。

仇大娘是个寻常村妇,没有一点过人之处,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

文中还列举了相关重男轻女的新闻事件:

后来张拿了两个小黄鱼还她钱她哭了没拿张的感觉竟如此淡然也许早已习惯母亲与她之间的极少温情以至于不习惯她突然有了感情并且惊讶于她在自己面前流泪,终究她和母亲各有各的生活。最后张说母亲去世前想见她最后一面她也没去所以说张和她母亲的关系应当如她小说里称呼的那些也就是像她二婶那种感情而不像一直陪她的姑姑。

她出场时便已经是中年妇女了,所以无法依仗青春美貌获得男人的眷顾;她也没什么文化,不可能凭借才华智慧得到男人的欣赏;她甚至性格也不够好,一点也不温柔贤惠,连亲生父亲都怠慢她疏远她。

A.孕妇疑因怀“女胎”,被丈夫杀害。

写到她父亲,他说父亲为了不让她出去念书把她关了禁闭且关在了家里废弃的阁楼,而我总觉得她说的有点过了或许真的存在些许误解毕竟她的父亲是个文弱之人对她母亲尚有感情何况女儿呢。再次就是她弟弟,张说他不像小时候那样可爱完全变了一个人还臆测她弟弟暗恋继母,他弟弟确实世俗的不可爱并且在给表哥书信中中伤她但张并未帮过她弟弟,人大了自然要现实点也并不为过。书信中也有提到九莉确实不算是一个良善之人,但她真实。她写文把舅舅家得罪了,和父母弟弟关系都不好,所以她不幸福是注定的,源于她出生于那样一个家庭这是命运使然。

然而,当风云突变,家族濒临崩溃之际,却是这个女人站了出来,以非凡的勇气承担起本来不属于她的责任和使命,书写了一曲寻常女性的生命赞歌。

B.女子一心求男孩,连生8个女儿,困在产床15年。甚至,肚子“越生越薄”,皮肤被衣服擦过都觉得疼。

      遇见胡兰成又是她人生的劫数,这个男人太渣且还能为他的渣辩解成一篇演讲一篇潇洒文章,即使看透却又放不下,她这一生爱了一次早已遍体鳞伤。

1、一个被亲人怠慢疏远的中年妇女

C.去年年末,罗尔高喊的那句经典的:“房子是要留给我儿子的!”

至于后来出现在她生命中的影星、赖雅也只是一起度日而已吧,怪只怪爱错了人,不然为何十年后梦到和无赖人的孩子,生活,醒来开心好久。理智上离开感情上却迟迟放不下。

仇大娘原本出身不错,父亲仇仲是一方富豪,颇有些田产屋舍。不幸的是,仇大娘的母亲早早去世,也没有给她留下一个兄弟姐妹。后来父亲续娶了邵氏为妻,又生了下两个儿子仇福和仇禄,对这个前妻的女儿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D.用脚踩踏残杀出生仅4天的孙女的南通奶奶。

放在现在来看也还是不能苟同,张说,我并不对她(当时胡兰成妻子)感到愧疚,她十七岁(还是二十几)离开了胡前程也一片光明,而那时她明知道胡有老婆,并且还是两个。报纸报道胡同时与两位女人离婚,其中一个有精神病。张解释说她只是爱上了一个生活经历丰富的人。也许那个四五十的男人真的让她感受到了爱情以至于这般不管不顾追随。

仇大娘长大后,父亲将她嫁到遥远的外乡。生下两个儿子后,丈夫也去世了。

随后作者陈述了自己在“重男轻女”家庭成长的血泪体验:

后来女房主,日本女人,小周,他甚至会跟张聊他与谁谁发生关系,又给她看小周照片并直言最后对小周用了强发生关系,这是怎样一个男人竟然在爱他的女人面前高谈阔论这些!而张竟然能微笑着听他说,呵,果然是低进了尘埃里。在逃亡的途中还能撩拨那么多女人这个男人确实有毒,让这么多女人爱他迷恋他,一个四五十的男人容貌就算再耐看也半老了吧,许是他的浪漫,歪才,和那句经典的话“这样亦是好的”。

成为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估计生活也不太充裕。所以仇大娘时常回到娘家,希望父亲能给些资助。无奈父亲有父亲的难处,给多了后妻也会不高兴,所以给女儿的帮助也有限。仇大娘“每归宁,馈赠不满其志,辄迕父母,往往以愤去,仲以是怒恶之。”仇大娘没什么文化,脾气也不好,才不会温良淑德地隐忍在心。她眼见父亲给的钱物低于自己的期望,便忍不住抱怨父亲和继母,经常是怒气冲冲地离去。

首先刚生下来,因为是女孩差点被送掉。

张经历的温情太少,生命结束前又疾病缠身,她这一世验证了才女都不会太幸福这个魔咒。

而父亲仇仲呢?他一定觉得这个女儿实在太不懂事了,原本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个出嫁了的女儿没有资格再来娘家要钱,给你了就是情谊,就应该感恩,竟然还嫌少,真是太过分了!理所当然的,他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女儿。

小时候,因为是女孩理所当然地不受重视,受尽委屈。

父女俩因此反目,从此女儿再不肯回来,父亲也没有去探望资助。一晃几年过去,他们之间彻底断了联系。

在自己16岁,姐姐18岁那年,为了生弟弟,爸妈选择假离婚。

岁月漫漫,如世间所有寡妇一样,仇大娘独自带着孩子辛苦度日,期间自有无数不为人知的委屈繁难。生活的磨砺让她原本刚强的性格更加坚韧顽强,亦让她对红尘世间多了一份担待与体谅。

生了弟弟的母亲,终因父亲的出轨而成了真离婚。

终于,仇大娘熬到了她的长子长大成家,她也成了最寻常的中年妇女,继续过着波澜不惊的寻常生活。

在母亲离婚后的难过日子,我与姐姐连赶回将母亲接到广州安顿好其的生活工作。随后,我凑25万加刚离婚的姐姐8万以及母亲自有的10万准备给母亲付个首付买套房养老。结果去交首期款的路上,母亲说这房子将来要留着儿子结婚,面对女儿的质问,母亲毫无愧色:“农村重男轻女本来就是这样的。”

她浑然不知道,此时早已断了联系的娘家却遭了大难,正濒临家破人亡的绝境。

母亲无视女儿对父母的好,即便女儿掏首付的房仍希望将来落入自己儿子手中,继承到自己儿子头上。这位母亲丝毫不顾女儿感受,对女儿能压榨就压榨,并理所当然地认为姐姐应该供养弟弟,在母亲心中女儿始终是外人,是嫁出去的人,别人家的人,儿子方是父母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2、天灾人祸,教子无方,娘家眼看就是家破人亡

作者悲哀于作为女孩的自己和姐姐于母亲的意义只是削骨抽筋,供养弟弟。在母亲身上感受到平等的爱和温暖的家的希望都成泡影。作者说“从来没有这么真实深刻的发现,我跟姐姐是没有家的。”“我们就是孤儿,一无所有,携手同行,有亲不能认,孤魂野鬼。”

除了对女儿仇大娘有点不满厌烦之外,仇仲的生活还是很完美的。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此时正逢天下大乱,一个偶然仇仲又被强盗掳走,从此渺无音讯。继妻邵氏没办法,只能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靠着仇家的田产过日子。然而,年景不好,邵氏又老实无能,有人开始图谋仇家的财产了。

于是,这种父母“重男轻女”的阴影直接影响了作者对要不要生二胎的选择。不生二胎只为不让自己的女儿重复自己当年的悲剧,只为女儿不要在有可能的性别对比劣势中,在父母不爱自己的疑惑中成长。

同村有个叫魏名的人,素来就与仇家有过节。此时眼看孤儿寡母好欺负,便开始造谣说邵氏这不好那不好的,邵氏听到了十分生气郁闷,可除了日夜哭泣外毫无办法,时间久了反而自己被气病了。这时仇福已经16岁了,他娶了一个秀才的女儿姜氏。姜氏很能干,在她的料理下,仇家渐渐恢复了一点元气。

02

魏名不甘心,又开始假装跟仇福做朋友,带他去喝酒赌博,邵氏根本管不了儿子,只好分家了事。很快,仇福就将自己名下的家产田地都败光了,到后来实在没东西可卖,竟然打起了妻子的主意。姜氏被卖到赵家,愤而自尽,被娘家救了回去,并状告仇福和赵家。眼见惹出大祸,仇福吓得逃之夭夭,不敢再回来。此时仇家幼子仇禄刚刚15岁,什么都不懂,而病弱的邵氏得知这些变故,更加气怒攻心,已然奄奄一息了。

看完文章,我在想,只要这种普遍随父姓,随夫居、父系祠堂等父系社会主导模式继续,那么人们头脑中“重男轻女”的观念仍不易改变。特别在农村。

眼看计谋得逞、仇家就要分崩离析,魏名非常高兴。他还嫌仇家不够乱,特意托人去告诉与仇大娘,说曾经对不起她的娘家已经这样了,她可以趁机回来争夺财产了。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我是父母唯一的女儿,我有两个弟弟。

3、弱女子以德报怨,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不知是因为我是长女长孙女,还是因为我相对乖巧懂事听话,所以一直以来,我不曾有自己是女孩子而被轻视之感。

阔别多年,仇大娘带着小儿子回到了娘家。

我出生时,我的养爷爷养奶奶年事已高,家中终于添了个人丁,即便是个孙女,于爷爷奶奶而言仍然是件很值得高兴值得庆贺的事,所以我一直很受爷爷奶奶疼惜。我的爷爷曾经笑言他只要活到我这孙女能打酱油,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一进门,仇大娘就看到满眼都是衰败颓废的模样,再也不复记忆中那个富裕温暖的娘家了。继母卧病在床岌岌可危,幼弟满脸惶惑惊恐。仇大娘只觉无比伤感凄凉,立刻就忘记了这个家曾经怠慢过她。

我的父亲八岁父死母改嫁,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我的出生意味着父亲终于有了自己的后代,家里有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血缘亲人,所以我对于父亲具有不寻常的意义。

从弟弟仇禄口中得知前因后果,顿时大怒。她说,我们仇家无人,竟然被欺负成这个样子,太可恨了!她先下厨房做饭,让继母和幼弟先吃上一顿饱饭,随后便到官府中击鼓喊冤,状告那些赌徒合伙坑骗仇福。赌徒们一见仇大娘竟然动真格的了,也很害怕,他们凑了些钱送给仇大娘,希望她不要告了。仇大娘也不客气,收下这些钱,继续上告。面对郡守,她慷慨陈词,诉说赌博害人,孤儿寡母不易。郡守很欣赏仇大娘的勇气,也憎恨赌博敲诈的人,便下令返回仇家财产。

记得年幼时,父亲时常带我去县城拜访他的师父,他随手拦下在门前马路经过的大东风卡车,坐上副驾驶座后,将我抱坐好,然后一脸骄傲地跟陌生的司机介绍:这是我的“小鬼”。

田产虽然被追了回来,但病母弱弟实在无力经营照顾,仇大娘便让自己的小儿子回家,去跟已经成年的哥哥一起生活。而自己则长居在娘家,“养母教弟,内外有条”。魏名又想害仇禄,不料仇禄因祸得福,反而得以入赘到富户之家,后来又考中秀才,带着妻子回到仇家。

也许是我在这个家“先入为主”了,所以即便三年后大弟弟的出生,也未能丝毫影响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对我的宠爱、疼惜。

魏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故意让人诬告仇禄引诱逃奴。那时正是清初,对逃奴或者窝藏逃奴的人惩罚十分严厉,仇禄辩解不过,被判了流放,只能与家人洒泪而别。

后来小弟出生了,尽管很多时候,父母会要求我们这做姐姐哥哥迁让弟弟,但这“让”更多的只是他年幼、更需要照顾的层面。而不是因为他是男孩我是女孩。

这时仇大娘已经凭着勤奋和智慧一点点将家业复兴起来。当沦为乞丐的大弟弟仇福回来时,对他痛加教训。后来看到他真心悔悟后,又主动去弟妇姜氏家为他道歉,请求原谅。弟媳感于仇大娘的人品,回到婆家。这时候,被流放关外的仇禄竟然遇到了失踪多年的父亲仇仲,二人在九死一生后平安归来,一家人在备尝艰辛后得以团聚。

从小到大,淘气的弟弟们挨过父亲不少打骂。而我却是仅有的两次:一次是四学岁左右滑进河滩的水洼,父亲后怕,担心我淹死,责怪我不该沒有大人陪同就随小伙伴们游走河滩;一次是七八岁时我偷了堂奶奶家一个青桔子。

4、不够格的“道德模范”,才是对女性最高的赞美

在我们家族里,在我们那小村子里,大部分家庭都是生有一男一女或两男一女也有极少数为几男一女。我是没有听到或看到过或者感受到很强烈的“重男轻女”现象。比如:虐待女儿,对女儿不好,不让女儿接受教育等。我所认为的男孩女孩在家庭中地位是相当的。

眼见父亲弟弟都已经回来,生病的继母也已经康复,仇家恢复了原来的富裕兴旺,仇大娘便决定回自己家。这些年来,她从不让自己的孩子过来,为的是不落人口实,绝不侵占娘家丝毫财产。

但是,即便我作为一个女孩子从幼年到成年的过程中,并沒有受到父母“重男轻女”的对待,但也始终清楚自己是要嫁出去的,要离开这个家的。

历尽沧桑的仇富仇禄深感姐姐的大恩,哪里肯让姐姐离开?仇仲也后悔曾经对女儿的怠慢,感动她这些年的付出,干脆将家产分成了三份,姐弟三人每人一份。仇大娘执意不肯要,两个弟弟流泪请求,他们说,要是没有姐姐,哪有我们的今天,哪里还有这个家啊……

而真正让我让周遭那些农村女孩子们不适应开始有了外人感的应该就是你的出嫁。

在父亲和弟弟的请求劝慰下,仇大娘最终接受了这份爱与馈赠,不再刻意避嫌。她让自己的儿子也搬了过来,就像童话中的结尾一样,一家人从此相亲相爱,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按农村的风俗:父母由儿子赡养,父母去世了由儿子埋葬。出嫁后的女儿就真的是外人了,你对父母不承担任何义务,你只需要逢年过节回家看看父母,提点酒买点肉给点钱孝敬一下父母,給多给少全凭女儿女婿的心意。

小说读到这里,作为读者的我,真是无比欣慰与欢喜啊!

正因为此,娘家会希望得到彩礼,因为辛苦养育了一番。而在彩礼上各家父母会有攀比,各家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值钱”,“值钱”意味着面子、意味着女儿的能干、也意味着父母能从其中给女儿多置点嫁妆、还有可能意味着父母能从中留存一点养老钱……

仇大娘是那么勇敢而骄傲,又是如此智慧与通透豁达。她没有坚持不受娘家的爱与好意,成全一个道德虚名,而是最终放下执念,欣然接受了娘家的财产——这是她用勇敢和努力保存下来的,这个是她用辛苦和智慧创造出来的,她理所应当得到。

而这个时候往往感觉最难受的是女儿,从彩礼开始,你会有被置于市场被讨价还价被一次售卖感。

她没有让自己活成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悲情女子,她可能不够格当“道德模范”,但无疑却让我们更加喜欢。不是吗?好女子就应该就好命运,她和她的孩子理应享受她亲手创造的财富和幸福。她配得起这一切,这才是对女性最高的赞美和最诚挚的尊重。

从你嫁出去那天起,这从小到大温馨温暖的家,这宠你爱你的父母,仿佛瞬间把你抛弃。昨日还是你的家,明日便是你的娘家你父母的家你哥哥或弟弟的家。

5、古典文学作品中最为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

无论一个女孩子在婚前为家庭做过多大贡献,帮娘家建了多大房子,这些都将随着你的出嫁而切割,都将归属于你的兄弟、你的父母,与你再无任何关系。一个出嫁的女儿是不可能返回娘家去与自己的兄弟争夺房产,也不可能名正言顺心安理得地居住于你争夺来的娘家房子上。

这篇小说题目叫“仇大娘”,可实际上,仇家父子三人的故事占了很大篇幅,仇大娘的故事也就三分之一左右。所以,作者写这篇文,不仅是为一个女人做传,也是在演绎一个家族的悲欢离合,一个家族的兴衰演变。

而家族祠堂上也到你为止,你的孩子的姓名也不可能出现在你娘家的祠堂名录上。

当男人们都因为各种原因缺席败家、家族已然岌岌可危之时,是曾经被怠慢,曾经不被重视的女儿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仇大娘既能主外——去打官司争财产,与恶人斗智斗勇;又能主内——照顾弱母幼弟,管教败家的弟弟,还能经营家产,复兴家业。毫无疑问,她是真正的独立女性,做到了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出嫁的你随夫居,出生的孩子大多随父姓,孩子的财产继承权随父随爷爷奶奶……

《红楼梦》也是充分赞美女性的才华智慧的小说,塑造了很多优秀能干的女性。“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作者对王熙凤、贾探春、秦可卿等女子的治家才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然而她们都是贵族之家的女子,有文化有见识。并且当家族衰落之际,她们根本无力挽回,唯有吟唱一曲红颜薄命的悲歌。

而作为女人的你倘若生活于农村,如果有儿子,那么你便可能一直生活在这土地上,儿子是你的依靠,儿子给你养老送终。

相比之下,仇大娘完全不同。她一个在原生家庭中被边缘化的女儿,性格不好,也没什么文化,就是最普通的中年妇女。在这篇小说中,她的继母邵氏、弟媳姜氏、蕙娘都比她更符合主流观念,要么更有文化更守“妇道”,要么更加“贤良淑德”,然而一旦遇到变故,这些女子全都没用,只能依傍在仇大娘的身后。

如果沒有儿子,那么当你女儿出嫁后,叔伯兄弟不愿你死后家产落入外人之手,于是对你的土地、房产虎视眈眈,甚至于随时想瓜分。

这是一篇严重被低估的小说,仇大娘更是迥异于古典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她如小草一样寻常朴素,亦如小草一样坚韧顽强、美好通透。

所以,“儿子”是根,是农村女人的依靠。是一个女人能安心生活劳作在这片土地上的仰仗。

她征服了世界,最终征服了男人,征服了亲人家人,也征服了我们读者。

我想,这也许可以解释文中的母亲心理层面的“重男"。

冬天越来越深了,新年越来越近了,不知不觉间又到了年终岁尾,让我们情不自禁回望岁月,那些悲欢喜怒,那些苦辣酸甜,一时都到了眼前。这几天写“仇大娘”,越写越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个性格不太好的寻常女子,不矫情不造作,却是有责任有担当。愿我们都能活得通透明媚,不被道德习俗绑架,做这样勇敢骄傲的独立女子......

当然倘若生活在城市,一切又另当别论。

用诚恳地态度写每一篇文字,感谢你的关注,期待你的分享

归根结底,这仍是一个父系主导社会,倘若是个母系主导的社会,还可能存在母亲压榨女儿,指定财产归儿子吗?

会不会情况正好相反?

这让我想起泸沽湖畔的摩梭人来。

03

图片 3

人类发展到今天,据说泸沽湖畔的摩梭人仍保留着古老的美好母系大家庭,这里仍然家庭和睦,社会和谐,更无情杀和母系家庭中的暴力,一片和谐祥和的气氛,被赞叹为“东方母系文化家园的最后一朵红玫瑰”。

母系家庭中母亲主宰一切,女性在家庭中有着崇高的地位。

家庭里的成员都是一个母亲或祖母的后代。家庭中无男子娶妻,无女子出嫁,女子终生生活在母亲身边。

男子夜晚去女阿夏家,清早回自己母亲家生产生活,这叫摩梭人的“走婚”。而女子在家,夜晚等男阿夏来走访,家庭成员都是母性血缘的亲人,没有父亲血缘的成员。

财产按母性继承,家庭成员的血统完全以母系计算,家里没有翁婿、婆媳、妯娌、姑嫂、叔侄等关系。家庭里姊妹的孩子都是自己最亲的孩子,不分彼此。母亲的姊妹也称作妈妈,对自己的生父则称为“舅舅”。

母系家庭的第二个特点是“舅掌礼仪母掌财”,这是母系家庭权力分工的形式。家庭的喜庆祭典,较大的交换或买卖,除婚姻爱情以外的社会交往,都由舅舅或其他有本事的男性成员作主,家庭财产的保管使用、生产生活安排、一般家务及接待宾客则由母亲或家庭中聪明能干有威望的妇女作主。

母系大家庭的第三个特点是,摩梭人认为,由于家庭全部成员都是同一母系血缘。加之摩梭人显著的道德意识,即崇母观念的流传弘扬,全部家庭成员亲切和睦,尊老爱幼、礼让为先,宽怀谦恭。摩梭人地方的社会风尚未,从纵横关系来看,都讲文明礼貌,养成了摩梭人从小就温柔热情,举止端庄规矩,女子豪爽而重义,男子多情而内向,社会团结、和睦。

母系家庭的第四个特点是:母系家庭一般不分家或很少分家,母系家庭一般来说人口较多,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人多了有利于家庭劳动的分工,可以从事各方面的工作,家庭容易富裕。在摩梭人的传统观念中,分家意味着对祖辈老人的不恭,意味着争财产,这是十分耻辱的事,会受到世人训斥。所以,即使是几十人的母系大家庭,也充满了欢乐祥和的气氛。孩子们有着欢乐的童年,得到众多母亲的爱,老人们安度晚年,无愧地享受天伦之乐。

摩梭人家庭成员为母系亲属,父系亲属并不属于自己的家庭成员。

舅权:男性需要抚养自己的姊妹与其他男子走婚生下的女男。因此,摩梭人最信任的人为自己的舅舅(称呼为“阿乌”),他们称呼自己的生父也为阿乌,以示尊敬。“阿乌”在后辈眼中地位崇高,亦形成独有的“舅权”,就连生父要打女男,也要先得到女男的舅舅同意。因此被称为“阿乌”是男性的荣誉,男性要通过“阿乌”身份来确认“男权”。此外亦避免让母亲、姊妹兄弟尴尬与不和。因为同一家族中的姊妹兄弟往往有不同生父,若对他们的称呼不同,会削弱姊妹兄弟间的凝聚力,统称“阿乌”即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强化人们对母系家族的认同与感情。

生母与姨母:摩梭人出生后由整个母系家庭的长辈共同抚养,对生母和姨母只有称谓上的不同,而没有亲疏之别,也常常统称为“阿咪”,有些摩梭人甚至不知道谁才是亲生母亲。对家中不同“阿咪”所生的女男,也视为亲兄弟姊妹,而不像汉人那样称为表兄弟姊妹。

父亲:摩梭人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孩子摆满月酒时,母亲需要邀请父亲出席并确认亲子关系。在过年、重大节日时,女男必须去父亲家中拜见父亲,父亲亦会送礼物给女男。女男有重大仪式如成年礼等,父亲亦必须在场。但父亲并不负责管教和供养女男,他们只需要管教和供养姊妹的女男,与甥女甥男的关系比亲女男亲密。所以摩梭人是“知父不亲父”。

04

看来,做个摩梭人真好!

看来,要让“重男轻女”现象彻底消失,从父系社会回归母系社会,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悲观的是:据民族志调查显示,多数(3/4以上)传统社会采用父系制(即实行从夫居,并按父系组成血缘群体,压倒性的证据显示,在直到现代之前的整个人类历史上,父系制始终是主流和常态,母系制只是特殊条件下的例外。

本文由必威手机端发布于休闲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才是对女性的最高赞美与尊重,生男孩怎么啦

关键词: